<menu id="qwkmc"><menu id="qwkmc"></menu></menu>
  • <tt id="qwkmc"></tt>
    <menu id="qwkmc"><menu id="qwkmc"></menu></menu><menu id="qwkmc"><menu id="qwkmc"></menu></menu>
    全球價值鏈正加速重構 中國外貿如何應對?

      全球價值鏈正在加速重構,深刻影響著全球貿易格局。近年來我國對外貿易增速、貿易結構和貿易方式的變化,與全球價值鏈重構緊密相關。面對全球價值鏈重構的機遇和挑戰,我國必須采取有效應對策略。首先,企業應確立全球型發展戰略和治理結構;其次,培育以設計、研發、營銷、服務為核心競爭力的新優勢,提升企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第三,促進服務貿易自由化,推動服務貿易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發展。

      2013年聯合國貿發會議以“全球價值鏈:促進發展的投資與貿易”為主題,發布《世界投資報告》,專門探討了全球價值鏈的形成與發展。2014年11月在京舉行的APEC領導人會議把“促進APEC全球價值鏈合作”作為重點議題討論,并勾畫出《亞太經合組織促進亞太地區全球價值鏈發展戰略藍圖》,并通過了《建立APEC供應鏈聯盟倡議》。隨后的G20峰會上,提出構建互利共贏的全球價值鏈,通過全球價值鏈推動經濟全球化。金融危機后,價值鏈重構已經成為經濟全球化演進的顯著特征。

      全球價值鏈重構帶來的風險與機遇

      當今國際分工形成了以產品內分工為主的國際分工體系。以產品內部分工為基礎的中間投入品貿易即產品內貿易占有突出地位。產品內分工、產品內貿易的發展形成了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全球價值鏈正在加速重構,深刻影響著全球貿易格局。近年來我國對外貿易增速、貿易結構和貿易方式的變化,與全球價值鏈重構緊密相關。

      全球價值鏈重構帶來跨國公司全球生產的再布局??鐕救虍a業鏈和價值鏈結構逐步從以母國市場為中心的“中心-外圍”式離岸生產布局為主,轉向以東道國市場為中心的近岸生產布局為主。其典型表現是,隨著我國經濟快速發展,一方面是各種生產要素價格不斷攀升,在生產成本方面的優勢逐漸削弱;另一方面,居民購買力增強,已成為世界主要消費市場。在此形勢下,跨國公司一面將勞動密集型價值環節向我國周邊國家轉移,一面擴大滿足我國市場需求的投資,這將導致我國在全球價值鏈上的分工地位發生新的變化。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主要依賴低成本優勢參與國際分工,逐步嵌入全球制造業價值鏈的加工環節,推動了工業化進程,并成長為世界制造中心,但也被置于全球價值鏈的低端,很多出口產品科技含量和增加值較低。在跨國公司轉型為全球公司并整合全球最優質資源,形成產業鏈各環節的競爭優勢條件下,我國面臨著價值鏈低端鎖定,在國際經濟競爭中被邊緣化的風險。

      當然,全球價值鏈重構也帶來難得機遇。我國總體經濟實力增強,一批大型企業集團進入世界500強行列,具備了所有權優勢、內部化優勢和區位優勢;高鐵、核電、電信設備、工程裝備、家電等一些行業生產成本低、技術領先、安全性能可靠,成為國際優勢產能;同時,國家外匯儲備規模龐大,具備擴大對外投資的能力和條件,對外投資規模迅速增長。如能有效利用全球價值鏈重構中國際經貿規則變遷和經濟全球化深化的條件,構建和完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主動融入全球價值鏈,升級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可以促進經濟結構轉型升級。

      打造我國企業主導的全球價值鏈

      當今的國際經濟競爭,不僅僅是企業產品間的競爭,而是整個價值鏈條各環節的競爭,企業必須優化價值鏈各環節才能取得競爭的成功。反過來,國際經濟競爭引發全球價值鏈重構。面對全球價值鏈重構的機遇和挑戰,我國必須采取有效應對策略。

      第一,企業應確立全球型發展戰略和治理結構。在全球價值鏈重構中,我國企業面對著全球型公司的激烈競爭,只有建立自己的全球型公司,并順應全球型公司發展要求變革經營理念,調整公司治理結構,充分利用全球的技術、資本、市場、人才、信息、營銷渠道、先進管理經驗等優質資源,才能贏得國際競爭。既要依托全球資源,在全球設置采購中心、制造組裝中心、研究設計中心、營銷中心、服務中心和管理中心,通過價值鏈若干環節外包或企業并購,打造全球價值鏈,又要從中心輻射型管理向全球網絡型管理以及全球治理轉變,還要從為股東利益服務、實現股東利益最大化向包括股東、全球社會責任和環境責任在內的全面責任轉變。

      第二,培育以設計、研發、營銷、服務為核心競爭力的新優勢,提升企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谌騼r值鏈發展和重構的現實,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重點已經不再局限于實現工業化,以及從制造業大國向服務業大國轉化,而在于向價值鏈的高端延伸,在鞏固中國制造大國地位的同時,謀求中國設計、中國創造、中國營銷和服務。缺乏自主創新能力是制約我國提升價值鏈地位的主要因素。由于各企業的價值鏈在全球合作與競爭中形成了全球價值鏈,設計、研發、制造、營銷、服務等全球價值鏈的各環節,不會在一個國家內部實現,必須充分利用全球資源,在強調設計研發的自主創新時,離不開在全球價值鏈中與先進企業合作競爭,在開放中合作創新,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

      第三,促進服務貿易自由化,推動服務貿易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發展。全球價值鏈發展和重構不僅僅發生在生產領域,而且更廣泛地拓展到服務領域。在全球價值鏈形成和重構中,全球服務分工網絡體系發展迅猛,服務滲透到生產的每一環節,整合和協調著全球化生產的各個環節。服務貿易自由化不僅有助于通過利用國際高效優質的服務,提升我國制造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競爭力,而且有助于我國服務資源進入國際市場,參與整合全球價值鏈,在國際服務貿易發展中獲益。

      第四,改革國際貿易統計方法,鼓勵企業追求出口增加值?,F行的國際貿易統計關注進出口商品的總值,不能反映全球價值鏈和貿易增加值的情況,扭曲了真實的貿易流向和國際競爭力水平。我國政府應加強與國際組織的合作,積極參與國際貿易統計規則的制定,尋求以貿易增加值核算彌補傳統貿易統計體系的缺陷,并引導企業摒棄簡單追求出口額擴大,轉而關注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提高貿易增加值。

      第五,進一步解放思想,反對貿易和投資保護主義,改變僅在國家內部發展本土企業和本土產業的思維觀念,推動我國企業融入全球價值鏈,提升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一方面,改善營商環境,加強反壟斷、反腐敗、保護知識產權的力度,創造包括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平等、公平的制度條件,繼續推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和投融資體制改革,對外商投資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簡化行政審批手續,擴大市場準入,吸引全球價值鏈中的各環節落地,在與跨國公司合作與競爭中提升我國企業的價值鏈水平。另一方面,財政、稅收、金融、保險等部門應通力協作,支持企業“走出去”,在全球市場配置資源,向價值鏈高端邁進。(上海證券報) 

    好运彩-首页